黑社會的終極關卡:奇科納胡阿盧揚


為死者面對的最終考驗並沒有出現在所有文本中。 有時它沒有提到,有時它在第八層被混淆,有時它出現在一個單獨的地方。 在克利斯蒂安·阿博伊特斯(Christian Aboytes)的書《El Popol Vuh Azteca》中,這本身就是一個層次。 如果他通過了這個考驗,死者終於可以釋放他的靈魂,達到永恆的安息。

奇科納胡阿盧揚:死者的第九位


死者到達這個被九條河流穿過的迷霧山谷時,認為在那一刻,他幾乎已經到達了悲傷的盡頭,到達了密特蘭的最後一層。 只是這次審判與其他審判略有不同,每條河流都對應於死者必須達到的意識狀態才能釋放自己。

開放、超脫和與自我鬥爭


在第一條河裡,死者只是為他的生存而掙扎。 然後,他必須開始反思生命的存在,以及它是多麼是每時每刻的戰鬥。 只有當他開始認識到別人的努力和他們的勇氣,特別是他身邊經歷過同樣考驗的其他死者的努力和勇氣時,他才會走到第二條河邊。
在第二條河裡,死者必須思考自己的病情,他的目標是不假思索地成功行動,並完全脫離推理。 在第三條河中,死者必須面對他的自我。 這次審判的目的是讓他睜開眼睛,讓他看到:如果他從來沒有被支配對方而失明,他會過上更繁榮的生活。
清晰,目標願景和利他主義

在第四條河中,死者必須意識到人們為他而存在,説明他,有時他沒有給予他們任何重視。 他必須與他的人際關係和解,把他的思想整理好,達到清晰的狀態,讓他能夠繼續下一條河。 在第五條河裡,死者的思想被清除了,他開始意識到他一生中想要實現的目標。他的目的和願景是什麼。 這種磨難的挑戰在於,要感覺到清晰的願景和健康的關係會帶來更大的成功。
第六種狀態是利他主義。 達到這種狀態的前提是積極願意説明他人實現他們的目標。 死者必須認識到,尋求説明或提供説明是一種力量。

與自己和解,充實團結


在第七個狀態中,死者必須醒來到一個階段,在那個階段,他接受與自己的生活和解,無論是什麼困難和失望,都不會經歷抵抗、抱怨或遺憾。 一旦他通過了這個考驗,擺脫了人類靈魂中固有的所有缺陷,他就進入了第八條河。 第八條河是豐滿狀態的河。 此時,死者的工作是與他周圍的事物建立深厚的聯繫。 他必須成功地將他的人與世界聯繫起來,才能成功地進入下一個階段。 在第九條河中,死者必須經歷合一。 他必須承認,內在和外在之間,在他自己和他人之間沒有分離,存在是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,一切都是相互聯繫的。

通過這條路,他到達了永恆的安息,沒有物質的物品,消瘦的,沒有心靈的,沒有生命力的能量,但有一個靈魂,由於所有這些考驗而深刻地改變和成長。 死者終於完成了密特蘭。 他現在可以飛往十三個天堂之一,命名為納瓦特爾,Ilhuícatl Iohtlatoquiliz或有時Ilhuicatl iohhui……